随着美古关系逐渐解冻,古巴雪茄将会迎来打开美国市场的难得机遇。虽然美国市场对多米尼加、洪都拉斯等国的雪茄认可度在提升,但如果古巴雪茄进入美国,必然会带来市场格局的变化。图为古巴烟农在整理烟叶。

    古巴,是一个“慢”的国度。

  加勒比海的风把人吹拂得心神迷醉。在这里,人们的生活悠闲、洒脱,不紧不慢,似乎唯一可以打破这种节奏的便是古巴雪茄行业的快速增长。

  强劲的表现

  今年三月份,古巴哈伯纳斯雪茄公司的高管称,2015年,公司营业收入为4.28亿美元,同比增长4%。该公司商务副总裁莱奥波尔多·冈萨雷斯表示,公司快速增长的业绩证明了古巴雪茄在全球市场上的实力,公司还计划在今年内庆祝其最负盛名的品牌高斯巴推出50周年。

但哈伯纳斯雪茄公司的负责人拒绝推测美国市场何时向古巴雪茄开放,以及他们希望能占有的市场份额。路透社的文章则称,哈伯纳斯曾发表声明,表示如果美国能结束针对古巴长达半个世纪的禁运,公司保守估计每年能在美国市场销售多达九千万支雪茄,占有25%~30%的市场份额。

根据哈伯纳斯雪茄公司联合总裁英诺桑提·布兰科的说法,除去美国市场,哈伯纳斯的雪茄已在超过150个国家销售。布兰科还声称将考虑开发美国市场,因为那“毕竟拥有全球最大的优质雪茄市场”。

在第18届哈伯纳斯雪茄节(该节日每年都在古巴首都哈瓦那举行)期间,该公司披露经营情况,称2015年公司的前五大市场(按从大到小排序)分别为:西班牙、法国、中国、德国和瑞士。其中欧洲区销售量占55%,非洲和中东地区、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各占15%。而2015年公司的最佳销售品牌依次为高斯巴、蒙特克里斯托和罗密欧与朱丽叶;按支数计算,帕塔加斯D系列第4号和蒙特克里斯托2号分居前两位。

  历史的延续

古巴有着悠久的烟草种植史。对于古巴土著居民而言,烟草(土著居民称高斯巴)是一种神奇的草药,也是宗教、政治和社交仪式中的基本元素。事实上,该国确实是烟草生长的乐园,其西部地区也出产着全球顶级的烟草。

古巴领土接近北回归线,温湿度及降水量非常有利于烟叶的生长,除气候优势外,古巴烟草种植地区土壤的化学成分以及农业特性也是全球最佳之一。在生产古巴雪茄的过程中,古巴的烟农和制造商都表现出了丰富的经验和精湛的技术,对保证雪茄的最佳质量而言是绝对必要的。

在古巴期间,笔者从更近的距离观察了用以生产哈伯纳斯雪茄的烟草作物。布埃尔塔阿瓦霍最负盛名的烟草种植区所有人之一马克西莫·马萨达表示:“今年降雨出现了异常,而我们也一直在想办法应对气候异常对烟草所造成的损害。不过没关系,对于所有和烟草相关的事情我都喜欢,包括抽烟。”

马萨达的想法并非个例。2007年盖洛普的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古巴有40%的人口抽烟。2012年古巴政府的统计数字也表明,40%以上的古巴人在使用烟草。古巴人有着很深的烟草情节,并对其世界闻名的雪茄业深感自豪。但该国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逐步取消烟草配给制度(每月补贴大量的卷烟),在2010年则将其彻底取消。

目前,古巴所有烟草产品都由其国有烟草专卖机关“古巴烟草”严格控制。

  迷人的魅力

哈瓦那雪茄的核心在于烟草质量和吸味口感。其他国家可能在努力尝试模仿古巴的产品,例如雇佣有经验的卷烟工人,种植来自古巴的烟草种子,但他们永远无法复制古巴的土壤和气候,再加上数百年来传承的种植烟草和生产雪茄的经验和雪茄文化,让哈瓦那雪茄始终保持卓越水准。

没有什么比雪茄更能体现古巴特色了。菲德尔·卡斯特罗几乎在所有公开照片中,都拿着那标志性的雪茄;温斯顿·丘吉尔钟情于罗密欧与朱丽叶品牌,号称一生抽了25万支雪茄;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则偏好乌普曼雪茄,在1962年签署针对古巴的贸易禁运令前,他竟囤积了1200支乌普曼雪茄。

哈伯纳斯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开拓新的市场,这种努力一方面增加了雪茄销售量,另一方面也在现有和潜在的客户中间传播了古巴的雪茄文化。该公司副总裁路易斯·维拉介绍说:“公司在亚洲和太平洋、中东以及东欧和拉丁美洲的市场表现令人十分满意,在成熟稳定的市场中,我们也在保持着市场份额,并将使商业利润最大化。”

品味上好的哈瓦那雪茄绝对是一种迷人的体验,这需要技巧、知识。当上述因素都具备的时候,抽雪茄的人将沉浸在世界顶级雪茄所带来的魅力之中。从这一角度来看,美国是否允许从古巴进口雪茄的问题真的不重要,哈瓦那雪茄将继续在全球范围内受到追捧。当然,如果美国确实取消了对古巴的贸易制裁,这对古巴雪茄业将会是一个巨大的福音。

  传奇高斯巴

哈伯纳斯旗下拥有众多的古巴雪茄品牌,其中最知名的当属高斯巴雪茄。

高斯巴(Cohiba)诞生于1966年,过去古巴人用这个词语来指他们抽吸的土制烟卷,高斯巴雪茄便是逐渐由自我卷制雪茄演变而来。高斯巴选用的是最优质的、经过精心培育的雪茄烟叶,这些烟叶来自古巴的布埃尔塔阿瓦霍地区,该地区是世界上最好的雪茄烟叶种植区之一;茄衣烟叶颜色柔和、质地较轻,来自埃尔科罗霍种植区,茄心同样也来自优良种植区。

高斯巴雪茄以生产中的“第三次发酵”而闻名(除进行两次正常发酵外),发酵作用可以让雪茄抽起来更加柔和,香味更加浓郁。这个雪茄烟叶的发酵醇化过程主要在木桶里进行,高度机密,其他雪茄品牌尚无从破解。

高斯巴完全使用手工制造而成,并大量使用高素质的女性卷烟工人。目前,高斯巴雪茄有四条生产线,最新上市也是最为独特的高斯巴雪茄当属Behike(BHK)。BHK雪茄用“巫师”来命名,意义源自古巴印第安人的泰诺部落,这个部落认为使用烟雾能与神灵沟通。

高斯巴是雪茄行业的一个传奇,它的声誉仍将继续流传。事实上,古巴雪茄在全球所处的地位是在其种植历史、地理位置、所用技术和宣传效应等共同作用下而逐渐确立的。尽管别国所产雪茄的质量是否可与古巴雪茄相媲美仍存在争论,但古巴雪茄却一直声名远播——因为每支包含高斯巴雪茄在内的古巴雪茄不仅是一支雪茄,更承载着古巴厚重的历史和文化。

 

雪茄发展史一瞥

埃里克·皮拉斯

 我们一般认为雪茄是近代的产品,而实际上它们已经问世很长一段时间了,但因为文献资料少之又少,关于雪茄及烟草发现之初的情形仍有大量的谜团未解。

没有人能够准确说出烟草这种植物是何时被发现的,但现在大家几乎一致将雪茄的发明归功于玛雅人。他们抽吸的“雪茄”被认为是我们如今所认识的雪茄的前身。玛雅人用车前草或棕榈树叶包裹烟草来进行抽吸,在玛雅语中吸烟一词为“Sikar”,被认为是雪茄(Cigar)这个单词的最初来源。

起初,玛雅人将烟草用于外交活动和少年的成人仪式,在医学上也将其作为止疼剂使用。但在多数情况下,烟草是玛雅人宗教仪式的组成部分,是一种与神灵交谈的媒介。

现在有一种看法,认为首次看到烟草的西方人是哥伦布和他的船员们,哥伦布也常被认为是把烟草首次带入欧洲的人,自此吸烟行为开始传播,并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变得非常流行。西班牙人约从1521年开始在多米尼加的圣多明各种植烟草,与此同时葡萄牙人在巴西也开始了烟草种植,约从16世纪开始,商船开始从古巴携带烟草返回欧洲。

随后吸烟行为又传播到法国、英国和意大利等国。第一次把“弗吉尼亚烟草”带到欧洲的人,普遍被认为是英国的沃特·罗利,而且他把它命名为“烟草”。法国王后凯瑟琳·美第奇据说也是一个烟迷,就像英国的伊丽莎白一世一样,在沃特·罗利的推荐下开始吸烟。

大约到16世纪末,西班牙传教士便在从墨西哥到菲律宾的广大区域开始种植烟草。17世纪初,西班牙人决定要控制烟草贸易,并命令所有进入欧洲和来自殖民地的烟草都必须停留在西班牙的塞维利亚,并上岸缴税。

西班牙人在塞维利亚也曾生产雪茄,但所需烟叶主要来自他们的殖民地。在18世纪,西班牙人认识到雪茄运输要比烟草运输来得简单,于是他们开始在靠近烟叶生产的地区卷制雪茄,并把雪茄生产的中心转向了古巴。

1820年,英国开始生产雪茄,并对外国制造的雪茄进行征税,同时着手管理这个行业,这一举动提高了雪茄作为奢侈产品的形象。到19世纪50年代,估算数据表明单单美国一个国家每年的雪茄消费量便达到了3亿支。

在整个20世纪,雪茄消费继续流行,成为了社会的风尚和标志,比如温斯顿·丘吉尔、约翰·肯尼迪、菲德尔·卡斯特罗、西格蒙德·弗洛伊德、马克·吐温等著名人物都是雪茄的嗜好者。

不管是在辛苦劳作一天后,我们点起一支雪茄来慰劳自己,还是把抽雪茄作为一种休闲的方式,手捧雪茄感受历史文化,雪茄自被创造后确实深深影响了人类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