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是自然造化之美,人类之好香爲天分使然。从晚期的香薰,到后来富有文明气味的品香、咏香,香道文明从古至今绵延不绝。沉香贵爲“沉檀龙麝”四香之首,因其变幻丰厚的香气,与其它香品单一的香韵不同,下品沉香或是奇楠,在不同的熏燃阶段,会有不同的气韵分发,美好的香气甚爲诱人,令人骑虎难下。

英国著名诗人拜伦曾说过:“给我一支雪茄,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求”。在雪茄客眼中,一支雪茄大约可以抵得过人世一切美妙。抽雪茄,不是一个复杂的行爲,而是一种鉴赏活动,这种鉴赏依赖一定的技巧、阅历和涵养。在某种水平上说,抽雪茄不但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感悟人生的进程。丘吉尔也曾说过:“我的人生准绳似乎一场神圣的抽雪茄典礼”。

将沉香滋味融入雪茄,扑灭,口感柔、绵、醇、厚、悠香四溢,耐人寻味。沉香的香味能将烟草的辛辣味掩盖,并且润喉,让四周的人也感遭到沉香的幽香。在压力大、熬夜、失眠、疲于应付的古代都市人的生活常态中,沉香养生越来越遭到更多人的膜拜。依据《本草纲目》记载:“沉香性温,诸木皆浮,而沉香独沉,故能下气而堕痰涎,能降亦能升。怒则气上,能平则下气。香入脾,故能理诸气而调中。其色黑,体阳,故入右肾命门,暖精助阳。行气不伤气,温中不助火。”

当夜幕来临,新鲜的木制门窗、讲究的红木家具、泛着岁月沉香的皮质沙发……当耳畔回荡着温软的浅唱低吟,借着昏黄的灯光和夜色,一任手中芳香醇和的雪茄袅袅回旋,回想起雪茄的中文名字的因由——“Cigar之燃灰白似雪,Cigar之烟卷如茄”,来自徐志摩先生的经典注解,觉得格外贴切。都市的喧嚣浮华全被隔在了窗外,独处的魅力被雪茄有限增加。扑灭一支“泰山”巅峰II号沉香雪茄,啜吸一口,闭上眼睛,让浓郁的烟气在口中回旋混合,此后鼻翕微动,运气于胸,渐渐地将口中的烟气呼出,沉香的奇特香气在身体蔓延,飘飘然的觉得随之而来,夫复何求……

香是自然造化之美,人类之好香爲天分使然。从晚期的香薰,到后来富有文明气味的品香、咏香,香道文明从古至今绵延不绝。沉香贵爲“沉檀龙麝”四香之首,因其变幻丰厚的香气,与其它香品单一的香韵不同,下品沉香或是奇楠,在不同的熏燃阶段,会有不同的气韵分发,美好的香气甚爲诱人,令人骑虎难下。

英国著名诗人拜伦曾说过:“给我一支雪茄,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求”。在雪茄客眼中,一支雪茄大约可以抵得过人世一切美妙。抽雪茄,不是一个复杂的行爲,而是一种鉴赏活动,这种鉴赏依赖一定的技巧、阅历和涵养。在某种水平上说,抽雪茄不但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感悟人生的进程。丘吉尔也曾说过:“我的人生准绳似乎一场神圣的抽雪茄典礼”。

将沉香滋味融入雪茄,扑灭,口感柔、绵、醇、厚、悠香四溢,耐人寻味。沉香的香味能将烟草的辛辣味掩盖,并且润喉,让四周的人也感遭到沉香的幽香。在压力大、熬夜、失眠、疲于应付的古代都市人的生活常态中,沉香养生越来越遭到更多人的膜拜。依据《本草纲目》记载:“沉香性温,诸木皆浮,而沉香独沉,故能下气而堕痰涎,能降亦能升。怒则气上,能平则下气。香入脾,故能理诸气而调中。其色黑,体阳,故入右肾命门,暖精助阳。行气不伤气,温中不助火。”

当夜幕来临,新鲜的木制门窗、讲究的红木家具、泛着岁月沉香的皮质沙发……当耳畔回荡着温软的浅唱低吟,借着昏黄的灯光和夜色,一任手中芳香醇和的雪茄袅袅回旋,回想起雪茄的中文名字的因由——“Cigar之燃灰白似雪,Cigar之烟卷如茄”,来自徐志摩先生的经典注解,觉得格外贴切。都市的喧嚣浮华全被隔在了窗外,独处的魅力被雪茄有限增加。扑灭一支“泰山”巅峰II号沉香雪茄,啜吸一口,闭上眼睛,让浓郁的烟气在口中回旋混合,此后鼻翕微动,运气于胸,渐渐地将口中的烟气呼出,沉香的奇特香气在身体蔓延,飘飘然的觉得随之而来,夫复何求……